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曾道人攻略(最老版)优质IP推荐《遥远海域》:从

未知 2019-04-14 21:21

  原标题:优质IP推荐《遥远海域》:从未公开的二战绝密档案 中国战俘在南太平洋的诡秘经历

  雾隐两江。男,70后,悬疑作家。曾任杂志记者、编辑,文化传媒公司策划总监。

  擅长悬疑、历史、军事、自然科学及神秘事物题材,比较偏好,对揭示历史、战争谜团的探险类小说。代表作品《遥远海域》。

  本书是一部以二战历史为背景的悬疑小说,将二战军事、远古传说、神秘事件、冒险解谜融于一炉。并在情节中串起了历史上颇具争议的多起神秘事件。如“远古的杜立巴石碟”、“纳粹黑科技——别隆采圆盘”、“日本军方的生物合体研究”等。

  文中会出现大量匪夷所思的情节或事物,但这些情节或事物都是具有现实事件原型或现代物理学理论基础的,并且会在情节推进中逐步给出合理的解释。

  南太平洋有一座古老而神秘的群岛,岛上的原住民在远古时曾见证过怎样的神秘事件?西方探险家在岛上发现了怎样的秘密?二战后期的日本和德国,在此从事着怎样匪夷所思的研究项目?从腊包儿日军战俘营逃出的中国军人,在此遭遇到如何诡异的惊险历程?美国战后将核试验选择于此,是偶然还是刻意?

  不可能的航程、密室出现的武器、来自过去的幽灵信号、地下神庙的非人类墓葬、刻满奇异符号的密纹石碟、夜空中出现的神秘光球、地下深处的绝密基地、匪夷所思的镜像空间……

  诡异群岛,究竟隐藏了多少的惊天秘密?虎口脱险,却又将面对怎样的恐怖秘境?

  出身于南洋华侨富商家庭。1941年归国参加中国空军,后成为美国援华飞虎队中美混合联队中尉飞行员。1944年在一次执行对海南岛日军基地攻击任务时,飞机中弹失控,跳伞后被俘。后几经辗转被送往日军在南太平洋的腊包尔战俘营。

  在战俘营同寮棚的战俘中,他年龄最大、文化最高、军衔也最高,大家都尊称他林长官,大事小事都喜欢听他拿主意。林友发是这次逃离计划的策划者和组织者,也是唯一能驾驶飞机的人。此外,他曾留学德国,有很好的德语基础。

  林友发性格沉稳、心思细腻,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良好的研判能力。作为本文的绝对主角、整支队伍的领导者,在随后的冒险历程中,他多次作出精妙的分析和关键的决策,对情节的推进与展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腊包儿战俘营的美国战俘,在逃离计划的最后时刻半途杀出的“程咬金”,不过却帮了林友发的大忙,使得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同时也顺理成章地随其他几人同机逃出。

  根据其自我介绍,他原是美军驻中国重庆的上尉情报官。负责远东战区的对日情报监听与破译。在一次护送重要文件的航程中,在日占区附近遇到机械故障,在销毁文件后与机组成员弃机跳伞,后在丛林中被日军搜索俘获。

  此人中文较流利,和队友沟通无障碍,说话时还特别喜欢使用中国成语。此外,他精通日语、熟悉摩尔斯电码,这两项技能在整支队伍中无人能替代,对整个冒险历程的推进和转折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但此人是此次计划中唯一不与林友发同寮棚的人,也是唯一计划外临时加入的人,因此说不上是知根知底,这是否会让人对其真实身份及动机存疑?

  他的外号和服役兵种直接反映了他特点和技能。此人目光敏锐、身手不凡,且观察细腻、自媒体工具有哪些脑筋活络。平时话不太多,但经常能说到点子上,属于林友发比较欣赏的类型。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林友发除了与拉瑞商量较多之外,也会经常性的征求他的意见。

  在整个冒险历程中,猴子总是在前面探路打头阵,为整个队伍的安全和顺利行进立下汗马功劳,也多次为情节的推进起到了关键作用。

  不过人无完人,猴子的能力使他多少有点恃才自傲,说话做事略显自我。不过总体而言,这只是其表现形式而已,其性格还是属于外冷内热型。

  嘎子参军前是个贫穷的山里娃,有着山里娃固有的坚韧、朴实和吃苦耐劳的品质,同时也具备他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天真、机灵的特点。

  因为从小经常和爷爷一起进山打猎的缘故,以及八路军讲求“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高效原则,嘎子有着一手好枪法。因此在武器分配的时候,了解他特点的林友发将唯一的狙击步枪交给了嘎子。

  而成为狙击手的嘎子也不负众望,利用他那灵活的小脑瓜、敏捷的攀爬能力和精准的射击,把手中的“九七”式狙击枪发挥到了极致,多次成为打破战斗僵局和逆转战斗结局的决定性因素。

  嘎子的缺点是对鬼怪灵异之事敏感,对冒险历程中遭遇的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比较恐惧。

  因为是坦克兵,加上身材矮壮,所以得了这个绰号。不仅是外形,而且内在也是人如其名,神经大条、性格粗犷、作风顽强,但偶尔会犯倔脾气。

  铁头在冒险历程中担任的是机枪手。此外,他是除林友发之外唯一能驾驶汽车等交通机械的人。

  大郑不仅是大个子,还是个大嗓门,性格较鲁莽、做事爱冲动,倔脾气比之铁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冒险历程中,担任本职工作——机枪手。

  此人的优点是有一身蛮力、作战勇猛,操作机枪也得心应手。但因为性格原因,在冒险历程中也曾多次“闯祸”。不过毕竟是军人,加上和其他人一样都特别服林友发,所以执行命令和服从纪律是没有问题的。

  他还有个特点,是个话痨,而且特别喜欢调侃话不多的雷子。此外,他似乎对半途加入的拉瑞始终抱有一点偏见?

  雷子这人话不太多,性格相对内向、沉稳,因为以前是工兵的缘故,做事也很踏实、细致。

  虽然名字叫天雷,但其实作为工兵的雷子擅长摆弄地雷,当然也包括其他各种爆炸物,他曾经将带有击针设计的日军“地瓜”手榴弹改造成触发式连环地雷,用于阻击日军。此外他对桥梁、建筑物等土木工程方面也有相当的了解。

  也许是性格和兵种原因,雷子平时说不上多勇敢,但关键时候同样能够挺身而出。用他自己的话说:“你雷子哥虽算不上好汉,但也是个爷们儿!”

  雷子的另一个特点和嘎子一样,对鬼怪灵异之事比较敏感,但凡遇到诡异情况的时候,总喜欢往这方面想,而且会比较恐惧。

  本名不详。也是原腊包儿战俘营的战俘,但不与林友发一个竂棚,据说被俘前是东北军的老兵。

  和上面的人不同,老刘头是在林友发他们进入日军生化研究所之后才遇见的,并同时发现了很多当时从腊包儿战俘营“失踪”的人。老刘头当时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感觉像个疯子,但仍算是唯一看上去比较正常的人。

  后来在老刘头恢复理智后,林友发知道了他被日军弄来并没有用作实验,而是充当了杂役,还从他那里得知了很多重要信息,同时带上了他这个“活地图”一起行动。

  但后来老刘头提到日军撤退时给他们这些杂役注射了所谓的“防疫针”。在行动过程中,老刘头渐渐地开始出现了变异反应……

  本名不详,小黑是拉瑞取的外号。是日军在东南亚俘虏的法军非洲裔士兵,被送往日军生化研究所后还未被用于实验,后在日军撤退时的仓促屠杀中幸免于难,与他一起逃过一劫的还有外号叫老黑、瘦黑、凶黑的三个同乡,都是来自非洲法属殖民地的黑人士兵。

  他们在寻求生路的时候,遭遇了独自突前探索的拉瑞,由于无法有效沟通,他们将拉瑞误认为敌人而绑架带走。正是这一事件导致了后来林友发为了救出拉瑞而放弃了重返地面,带领队伍继续深入险境。

  后来林友发终于带队找到了独自看守拉瑞的小黑,救出拉瑞的同时也让小黑明白了他们不是敌人。小黑告诉林友发,他们已经找到了脱险的生路,并带路去找他同乡所说的会合位置,可到达那里之后才发现,那三个同乡已经遇害,凶手却隐匿在暗处。

  二战期间,中国飞行员林友发执行任务过程中飞机中弹,跳伞后被俘。后被日军辗转送往了南太平洋的腊包尔战俘营。

  在这里他认识了猴子、嘎子等其他中国战俘。与外界消息不通的他们,在战争即将结束的前三天,却精心策划了一次脱逃计划,并在机场偶然得到了美国战俘拉瑞的协助,成功抢夺了一架日军飞机强行起飞,欲飞往东南面的所罗门群岛美军控制区。

  谁知起飞后遭到日军飞机的追击和美军飞机不明就里的拦截,被迫进入了极度危险的雷雨云中,在云中经历了一段奇怪的航程,出来后迷失航向,油尽迫降于一座不知名的群岛附近。而随之而来的暴风雨使得众人失散,林友发一人被漂浮物砸晕后独自被冲上了一座小岛。

  醒来后的他经历短暂失忆后,开始了在这座小岛的独自探索,他在山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日军气象站,里面的日军已经撤离。他找到了一本日军遗落的日记,竟用中文书写的。通过查看内容,发现这是一名台籍日军的日记,里面记述的内容让他隐约觉得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而且这里距离腊包儿竟然有1500公里以上,而作为飞行员,他明白这对于当时那架飞机的油量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航程,因此他认为雷雨云中的那段航程一定存在什么蹊跷。

  而另一边,拉瑞、猴子等其他人当晚游上了旁边一座岛的码头,这座码头同样是空无一人,日军已经撤走并进行过纵火破坏,除了一些烧剩的食品、被服外,没留下什么有情报价值的东西。但在他们到达后的第二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怪事:从一间已经搜查过的空空密室中传出奇怪的声响,之后突然出现了一批变形的武器,众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林友发后来遇到了渡海前来寻找他的猴子和嘎子,并前往码头与众人会合。大家把这里的奇怪现象分析了一下,最终不得要领。而林友发并不想纠结于这些的怪事,他只想尽快让所有人离开这里,前往最近的同盟国控制区。

  但经过一番寻找,没能找到任何可以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也没找到任何可以对外联络的无线电设备。

  在寻找交通和通讯设备未果的情况下,为了解外面的战况,他们找到了一台老式矿石收音机。受制于性能,这种收音机没能收到远方的电台,却偶然收听到附近一连串反复重复的摩尔斯码。经过拉瑞的破译,竟然发现这是来自过去的“幽灵信号”,是附近一支日军生化战部队在两天前发出的求救和突围信号,由于电文中含有大量代码,无法准确知道对方遭遇了何种“紧急情况”。但电文中明确提到这支部队将于今天突围前往他们所在的码头,并请求来自海上的日军到码头接应。

  这意味着码头这里已经无法继续停留,为了避免腹背受敌,众人将那些意外获得的变形武器重新拼装出部分可用的,武装起来后向岛屿纵深进发,遭遇并伏击了这支小规模的日军突围部队。日军队伍中有一名大佐,在重伤后拼死炸毁了随身的皮箱,林友发从爆炸残骸中搜集到了一些文件残片。紧接着,他们又返身与闻声追来的日军接应部队交火,巧妙利用吊桥实施火攻战术,重创日军并成功将其阻击在了山涧对岸。

  随后原本打算暂作休整,但却遭遇到了一支凶悍的日军“复活部队”,众人交战不利,平特乾坤卦(荐)被迫退向丛林深处,并被逼到了悬崖绝壁,万分危急之时猴子意外坠崖,却在绝壁下方偶然发现了一个洞穴。众人进入这个洞穴,在寻找出路的过程中来到一处神秘的地下神庙,在这里发现了奇怪的壁画和一些诡异的近似人类的尸骸,还发现了多年前困死这里的一位西方探险家,从他的笔记中了解到更多关于这里的远古秘密。奇闻

  在即将重返地面的关头,拉瑞却在探索神庙墓室的时候离奇失踪了,由于墓室机关的设计原因,拉瑞不可能独自打开秘密通道而“失踪”,这条线索表明这岛除了日本人之外,还有其他不明身份的人存在。

  在寻找拉瑞的过程中,林友发他们发现了与地下神庙隐秘相连的地下暗河,但关键时刻又和大郑、雷子失去联系。其余的人在地下暗河的艰难跋涉过程中,意外发现了极不正常的水底沉尸,并分析这些怪异沉尸是“实验品”,最终通过暗河的水下通道找到了日军生化研究基地。

  这里的日本人已经撤离,他们却遇到了一个疯子——以前战俘营的老刘头,并同时发现了很多当时从战俘营“失踪”的人,现在都成了怪异的模样。而老刘头虽然像个疯子,但仍算是唯一看上去比较正常的人。

  林友发不忍心扔下曾经的难友,带上了老刘头一起行动。但后来老刘头在众人不备之时却发癫打开了很多“病室”。情急之下林友发打晕了老刘头,队伍为躲避突然来袭的丧尸潮,退往了“中级病院”,在这里的“治疗室”发现了一盘胶片和一具无头军医的尸体,林友发判断这名军医可能是撤退时来取这盘胶片而被害的,因此这盘胶片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把胶片放进了背包。

  由于受困于这里,而军医的头又不知去向,现场形成一个很诡异的“密室”,于是林友发准备破解这个“密室”,以便寻找可能的出口,但这里唯一的通风口也不足以通过一个人头。后来发现通风道有动静,随后军医那被拉扯成橄榄形的人头竟然从通风口掉落出来,里面又传来雷子的声音,他也被这变形的人头吓得不轻,后来通过破拆通风口雷子才得以爬出来,但身后却没有大郑。

  雷子一出来就红着眼说大郑牺牲了。并讲述了失去联系后的经过,他和大郑通过不断摸索找到了另外的途径重返了地面,并找到了生化研究基地的地面建筑废墟,上面的入口其实已经被爆破掩埋,但他们找到了一个通风口进入管道爬行,后来在进入一段垂直通风井的时候,大郑被突然出现的一个“蜥蜴人”袭击,坠下深井再无音讯,而他是继续爬行听到枪响才到达这里遇到众人。

  老刘头醒来后恢复了理智,通过他的叙述大家知道了他被日军弄来并没有用作实验,而是充当了杂役。还从他那里得知了很多关于这里的重要信息,并从他的话中推测出绑架拉瑞的可能是一些被俘的法军黑人士兵,这些人可能是“末日清洗”的幸存者,想寻找逃出去的生路,而错把拉瑞当成了德国人带走。

  之后林友发决定就从通风道展开行动去寻找拉瑞,并继续带上老刘头这个“活地图”。不过老刘头曾提到日军准备撤退时给他们这些杂役注射了所谓的“防疫针”,这又让林友发不禁有些隐隐担心。

  在迷宫似的通风道中,连猴子都被绕晕了,即将迷路之际却听到了远处传来的电话铃声,并在铃声响断前找到了那个位置。下到房间后又顺藤摸瓜,通过电话线找到了另一部电话的位置。发现了偷偷随机拨出电话的拉瑞和独自看守拉瑞的小黑,救出拉瑞的同时也让小黑明白了他们不是敌人。小黑告诉林友发,他们已经找到了脱险的生路,并带路去找他同乡所说的会合位置——地下码头,可到达那里之后才发现,那三个同乡已经遇害。

  这时,大量的怪异“T工程样本”出现了,这是一种生物与机械的合体——炮塔中镶嵌着一颗丧尸人头的袖珍坦克,智能虽参差不齐,但灵巧而凶悍。

  在与之较量的过程中,老刘头又渐渐地开始出现了身体变异反应。之前老刘头一直为给日本人充当杂役而内疚,现在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夺过了雷子手中的燃烧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火人”,冲出去牺牲自己吸引了对方的火力,掩护了铁头等人突围去战车库房开来了大坦克,一番恶战之后才解决掉了“T工程样本”。

  地下码头其实是一处连接日、德研究基地之间的水下索道站,由于已经没有退路,林友发决定继续通过水下索道前往德国的火山岛基地。

  但第一次出发居然遭遇了怪异的“镜像空间”,索道车厢被“反射”回了原来的出发点,最初众人对此浑然不知,以为已经到达了另一边,后来才意识到不对劲。由于日德之间实际上是同床异梦,德国人为防备自己的盟友,居然在水下索道建设时,在中心点附近建立了些奇怪的门形支架,这是一种“镜像空间”发生器。

  发现这个秘密后,众人想办法潜水破坏了发生器,再次出发才真正进入了德国纳粹的研究基地。

  到达纳粹基地后,看上去仍旧是空无一人,大家在搜索时发现了一个放映室,林友发想起那盘可能很重要的胶片,于是准备拿出来看看。

  这时他注意到拉瑞有个不寻常的举动——看似随意地动了下放映室的电话机。见林友发注意到他,拉瑞赶紧解释只是想看看电话是否好的,然后随意地把听筒扔在了桌上。

  放映开始后,胶片的内容却令人失望,里面竟然只是几段很普通的记录日军基地日常生活的影像片段。

  但拉瑞一直在认真的看,似乎看出了端倪,放映到头后,他没给任何人商量,直接倒带又开始重复放映,然后放到一半却又停下关掉了放映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什么也没说,然后看似随手地把胶片放进了自己的背包,催促大家继续搜索寻找出路。

  离开放映室的时候,林友发注意到一个细节,之前被拉瑞扔在桌上的电话听筒不知什么时候被什么人重新放好了。

  回到索道站准备前往另一个方向搜索的时候,被车厢中突然冲出的一伙蒙面人用枪逼迫放下了武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车厢顶部的位置突然响起机枪声,将那伙蒙面人打翻在地。

  出现在那里的居然是已经“牺牲”的大郑,大郑下来后讲诉了之前的经历,原来他被“蜥蜴人”袭击掉落深井时,那下面有浅水和泥沙,而且落地的瞬间“蜥蜴人”正好被压在下面起到了缓冲作用。之后他辗转到达地下码头后又借助潜水衣顺着水下索道摸到了这里。

  这时,大家发现拉瑞那装着胶片的背包不见了,这意味着当时的混乱中一定还有蒙面人带着这个背包逃脱了,自己背着的包怎么可能被别人带走却毫无察觉?于是猴子悄悄告诉林友发,他怀疑是拉瑞和这些人是一伙的,是主动把包扔给了逃走的人。

  大家检查了那些被打死的蒙面人,发现都是些白人面孔,用的德式枪械,但穿的不是军服,衣服上没有任何标志和证件,尸体上也没有任何纹身,正在猜想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德国人?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出现的目的是什么?

  检查过尸体之后的拉瑞却显得非常震惊,给人一种如梦初醒般的感觉,虽然口头上仍然声称是背包无意掉落被捡走了,但却咬牙切齿地发誓要抓到逃脱的人夺回背包。

  果然,之后的拉瑞像受了什么刺激,冲在了最前面,在一个“鬼影”飘忽的奇怪区域他也似乎毫不害怕,仿佛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因为冲得太快,最终竟独自脱离了队伍。

  当大家重新找到他时,他已经抓到了逃脱的那个蒙面人,并已经致那人重伤,还正准备在大家到来前杀掉对方。这是一个金发女人,临死之际对林友发说出了一句俄语,并比出了一个手势,大家这才明白这伙人是苏联人,虽然大家不懂俄语,但那个手势明显是告诫他们要提防拉瑞。

  事情发展到这里,拉瑞的种种表现已经让所有人都开始怀疑他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拉瑞咬死不承认自己有问题,之前的所有疑点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滴水不漏地搪塞过去。

  于是林友发灵机一动,使出了撒手锏——那盘胶片,他问拉瑞是否看出了那盘胶片的秘密,为什么会有一支苏联突击队来夺取它,拉瑞说他认为这只是普通的胶片,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感兴趣。于是林友发假装准备销毁这“毫无价值”的胶片,拉瑞这才赶紧制止,被迫说出了胶片的秘密和自己的身份,以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个古老而遥远的群岛远古时曾发生过一件与外星生命有关的神秘事件,当地原住民把这些外星生命奉为神明,还代代流传下来了一些“神器”和神秘的石碟。而日本和德国在偶然获知这些秘密后,想法获取了这些石碟,并破译了的其中的内容,在此设立了研究基地,从事着一些邪恶的黑科技研究。

  拉瑞判断,之前他们在云中遭遇的“不可能的航程”,码头遭遇的“密室出现的武器”,收音机收到“过去的幽灵信号”等,可能都是纳粹还处于试验阶段的时空扭曲技术产生偏差,而导致的偶然事件。

  而美国人通过缴获的情报获知了这里的情况,对这些研究非常感兴趣,但又不愿直接派兵攻占这里,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导致日本人和德国人在最后关头销毁研究资料,这样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而拉瑞说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美国特工,他们之前就注意到战俘营有很多人“失踪”,判断应该是被秘密带往这里,因此制定了一个代号“密林深处”的计划,有很多和他一样的特工故意以各种军人身份被俘进入战俘营,以便有机会到达这里窃取情报。当然,拉瑞也承认这个计划是大胆而冒险的,因为即便窃取到情报也极有可能没法离开这里了。

  拉瑞还说上级赋予他们相当大的行动自由权,而当时自己在机场出手相助,是本打算放弃计划随大家逃离,没想到阴错阳差还是到了这里,因此他想借助这个天赐良机想搜集到有价值的情报,才有了之前的种种举动。

  而那盘胶片拉瑞的确看出了其中的秘密,就是在几段普通的画面之间的黑画面,那上面看似普通的划痕杂波有点过于密集了,那其实是一种特殊的编码形式,如果采用逐帧放映便可看出端倪。

  至于为什么苏联人会出现在这里,拉瑞推测可能和美国人一样,也是通过情报途径了解了这里的项目,也同样感兴趣,只是采取了更直接的手段。

  这些内容听得众人瞠目结舌,但同时也暂时消除了对拉瑞的怀疑,毕竟美国人也算是盟友,而且他还在机场和这一路上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只是林友发考虑了一下,还是把那盘胶片放入了自己的背包。

  同时他意识到一条重要信息,苏联人如何能秘密到达现在属于美国人势力范围的南太平洋?那一定是乘坐潜艇而来,那么潜艇一定还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这或许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于是众人决定找到潜艇所在位置。

  但剧情到此再度反转,在经过一条安装着奇怪灯具的通道时,林友发看到墙上的影子不对,当他意识到有问题时,除了拉瑞之外,其他人都开始晕倒或疯癫,而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当林友发醒来时,发现自己和其他人都被捆住,身处一个死火山口底部的巨大空腔中,远处停着一个正在充电的“别隆采圆盘”。拉瑞穿着德国党卫军制服站在面前,告诉他刚才那条通道是实验用的新型毒气通道,其实灯的表面就是毒剂的涂层,开灯后毒剂就开始受热蒸发,所以会产生影子变形的现象。

  而他自己其实叫汉斯,是第三帝国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他之前以拉瑞身份讲的美国人的“密林深处”计划其实就是德国人自己的计划,他化身美军情报官拉瑞进入日军战俘营也是为了最终被送往这里来获取情报。

  德日盟友之间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林友发对此表示质疑,汉斯道出了全部的真相。

  原来,德日之间实际上是貌合神离,特别是德国战败之后,来这里继续研究的帝国精英总觉得寄人篱下。更重要的是,德国人很清楚日本人其实也撑不了太久,希望日方能把研究成果交给他们,因为德国在南极还有秘密基地,有朝一日或许能东山再起,而两国的黑科技需要合体才能发挥最大价值。

  但日方高层拒绝了德国人的要求,他们企图利用这些研究成果作为砝码,来向美国换取自己战后免于审判。

  而汉斯虽然在战俘营,其实一直都能了解外界信息,夜空中那些神秘的光球其实就是德国人的新型飞行器,能够在高空通过光线的闪灭来传递摩尔斯码。出逃前几天他已经获悉外面的形势,知道日本人即将投降,并得到放弃任务撤离的指令,以防美军受降时甄别出他这个冒牌货。

  可如何逃离倒是让他伤透了脑筋,这时候正巧遇上了林友发他们的夺机计划,于是协助众人一起逃出。

  让林友发惊讶的是,除了这开始算是一次偶然事件外,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居然都是汉斯策划并实施的完美计划。

  起飞后汉斯借口飞机中弹导致无线电损坏,而无法与美军飞机联系,实际上却利用无线电向这里的总部传递出“与几个中国军人夺机逃出,前方有雷雨云,请给出一个回家捷径”,于是总部当即决定让汉斯利用这支队伍阻击向码头撤退的日军,夺取研究成果。

  在雷雨云中经历的那段“诡异的航程”是德方利用雷雨云的巨大能量扭曲空间,将飞机引导到了这处群岛码头附近,又将原本应日军要求增援的武器,故意出现座标偏差而传输给了中国军人。

  至此,明确任务、到达这里、获取武器这几大要素都具备了,剩下的就是汉斯见机行事、随机应变了。

  那几个黑人的出现虽然不在计划之列,但也没造成太大的干扰。倒是苏联突击队的出现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汉斯在放映室动那电话的确是发出了接应信号,所以在索道站台时汉斯把蒙面人当成了来接应的党卫军同伙,所以趁乱将那个重要的背包扔了出去。

  当检查尸体时才意识到自己扔错了人,后来抓住那个金发女人夺回背包后更证实了这点,汉斯是懂俄语的,他知道金发女人说的是什么,所以急于灭口。

  同时他意识到,由于这些苏联人的侵入,原本基地里的德国同僚可能已经全部被歼灭了,自己必须独自对付这些中国军人,以便脱身带着胶片和资料前往南极。于是想到了利用那条特殊的毒气通道暗算众人。

  他最后告诉林友发,除了那些胶片和重要资料,他还将带走大郑这个活的“生化容器”,因为据他观察大郑其实被“蜥蜴人”袭击后已经感染,只是暂时还没变异而已。而这里即将被彻底爆破摧毁。

  随后他将大郑装入一个特殊的笼子,然后驾驶“别隆采圆盘”缓缓起飞。这时,强烈的电磁效应让大郑突然变异成了一个“蜥蜴人”,柔软的身体钻出笼子后,用锋利的爪子将猝不及防的汉斯斩首。

  “别隆采圆盘”坠毁了,“蜥蜴人”也在坠毁中受了重伤,拖着半截身体爬向被捆的众人,切断绳子后死去了……

  小黑也在这场事故中受了重伤,应他的要求,林友发将手枪交给猴子帮小黑结束了痛苦。

  其他人最终找到了一艘小型潜艇,在大爆炸发生时紧急下潜进入了复杂的水下通道,借助艇上的操作手册和航海图磕磕碰碰地着把潜艇勉强开到了外海。

  这时却发现潜艇受损了,无法上浮海面,只得继续潜航前往所罗门群岛,到达目的地后,氧气也即将耗尽。

  林友发艰难地做出了从鱼雷发射管出去的离艇决定,但这种深度、这种方式离艇是极度危险的,最后一个人更是生还希望渺茫。而他已打定主意走那最后一个。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在离艇前他准备销毁那些胶片和资料,他不希望这些邪恶的研究成果落到任何人的手中。

  这时,猴子却突然用手枪对准他们,抢下了那些资料。并说自己现在不能这么回去,因为自己是逃兵身份被俘的。

  他解释道,不是因为怕死而当的逃兵,而是因为想替哥哥报仇而脱离了原本的侦查兵岗位去参加步兵的战斗,后来被炮火震晕被俘。但这种情况同样会被送上军事法庭,所以他不能空手回去,必须得带点有价值的东西回去将功补过。

  林友发艰难地上浮到了海面,海面上暴雨倾盆,能见度很差,他呼喊众人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一个大浪打来,已极度虚弱的他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俯卧在一座荒岛的沙滩上,疑惑地看看自己身上的救生衣,又看了看四周环境,喃喃自语:“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三天后,一艘澳大利亚货轮途经所罗门群岛东南海域,在一座荒岛附近海面发现了一个潜艇失事浮标,在对海面进行简单搜索未果后,向负责该区域的美国海军进行了通报。

  几个月后,一支小规模的美军舰队从所罗门群岛驶出,上面除了搭载着海军陆战队一个排之外,还有一支特别组建的蛙人部队。这支神秘的舰队在夜幕的掩护下,疾速向东南方驶去。一周后,该舰队返回图拉吉岛,码头上有人看到,下船的海军陆战队士气低落、人员不整,而那支蛙人部队则不见了踪影。

  1946年12月,美国进行了一次名为“高空降落”的绝密行动,派遣了一支包括航母在内的大型舰队前往南极洲,执行所谓“勘测开发南极矿藏”的任务。此次行动结束后,所有与此有关的数据和照片都被列为了“最高机密”。

  1957年,美国在南太平洋进行了千万吨级氢弹核试验。10月的一天清晨,哈伊艾伊群岛的天空中出现了另一个“太阳”,就在这道瞬间映亮了天地、胜似太阳千倍的炽热光芒过后,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群岛随即被海水完全淹没.....

标签